忍者ブログ

蒲公英的夙願


好久不見,再隔116天,我們再度相見。不敢傾訴對妳有多少的思念,不敢看見與妳的距離已多麽遙遠,不敢回味曾經壹起快樂的畫卷。只想再多看妳壹眼,偷偷地,再多看妳壹眼。然後默默細數著我們分別的時間,默默享受著妳撥動我的心弦。

再壹次看到妳的臉,我想我已經忘記了時間,但指針演奏的音樂仍在回旋,薄薄的陽光令人欲眠。其實我早該發現,那些我藏不住的流年,早已將壹切都諳熟地改變。

再壹次看到妳的臉,妳就如月光下阿娜的山泉,而我只是壹只寒風中抖瑟的麻雀。我多想品位壹下妳的甘甜,卻又害怕淩亂了妳清麗的發線,我只想靜靜地守候在妳身邊,聽妳演唱著潺潺的音樂。

再壹次看到妳的臉,妳就如夜空下那壹輪皎潔的明月,而我是那不斷奔跑的黎明。我們短暫地相見,然後靜靜守候著漫長的離別。

妳已亭亭,想壹朵夜幕下尊貴的郁金,而我只是壹顆辰星,在燦漫的星海裏丟失了自己的身影。我只是壹顆卑微的辰星,我也只想靜靜地聆聽,晚風為妳奏響的風鈴。

不知妳是否還會記得,我們初遇的那壹刻,7月的陽光潑灑炙熱。妳的臉頰染著緋紅的顏色,唇齒間攜著壹絲淡淡的青澀。妳就像壹個無瑕的水晶盒,當初又怎麽會想到呢,在不久的未來,妳在我的心裏,再也無法舍得,再也不可分割。

不知妳是否還會記得,我們熟知的那壹刻,2月的雨滴折射幸福的顏色,我愛聽妳唱著醉人的歌。悄悄藏匿著內心小小的忐忑,妳就如壹個旋轉的音樂盒,每壹個音符都將妳的美麗勾勒,我想我已經跌入了壹廂情願的沼澤,再也無法後撤,直至執著埋沒我的每壹寸骨骼。

不知妳是否還會記得,我們分離的那壹刻,6月的陰雲連成壹片灰褐,雷電痛苦地將蒼穹撕扯,我木訥地看著這個世界壹寸壹寸地傾塌,壹點壹點地倒下。妳就如壹個神秘的禮物盒,在那華麗的外表下,又藏著多少神秘呢。我的世界沒了樓閣,沒了琴瑟,只剩壹條被冰封的長河。但我並未放棄呢,我披著堅強的外殼,我的信念是最後送妳的紙鶴,它們承載著我想對妳說的流水長河、千山萬壑。我開始將我們的世界再次建設,我讓每壹處幹涸都得到潤澤,我讓每壹處坎坷都無需跋涉,我讓每壹條流河都變得清澈,我讓每壹片田野都長滿糖蔗。只期盼有壹天妳回來了,妳會發現這個世界沒有苦澀,只有風的溫和。只希望妳能知道,這個世界還壹直為妳而存在著。

現在,我們再遇的這壹刻,3月的天空也沈默了。妳就想像壹個華麗的蛋糕盒,在華麗的外表下,有隱藏著無限的才華。我也沈默了,破碎的心已無攔遮,胸腔好像被什麽東西堵塞,原來我們根本不是什麽天作之合,原來這壹切早已改變了,我曾今細細守護的世界,也已經星粉辰碎了,我和妳的距離,也早已漸漸遠了。

眼裏的淚花,我不敢擦,它們滾燙著遲遲不肯落下,好想讓它,帶著曾經的痛苦與辛辣,悄悄的揮發,直到我再也無法,抓住最美的剎那,忘記時間在滴答。

親愛的妳啊,為何我總是覓不到妳最想要的那朵花,為何我總是築不了守望妳的羅塔,為何我最想對妳說的話,卻壹直無法親口告訴妳呀?多想駕著壹葉翡翠般的竹筏,載著妳向前劃,在深藏在花木間的壹條小溪,雙槳輕輕撥起浪花。看著那夏日裏盛開的蓮花,看著那蓮葉上的青蛙,看著那可永恒不倒的山查,看著妳無可比擬的臉頰。

多想回到我們初遇的那壹個盛夏,那是我們還沒有加重情感的砝碼,還沒有傷口結成抑郁的瘡疤,還沒有讓未知的情愫發芽,還沒有讓自己的身心疲乏。所以至少那時我還可以,靜靜地欣賞妳的優雅。

妳已亭亭,像壹片聖潔的湖泊等待著晨曦,而我是壹株漂泊的浮萍,在漫長的歲月裏蒼老了自己的軀體。我只是壹株卑微的浮萍,我只能看清妳閃爍的表情,卻永遠無法深入妳的內心,我只想與妳壹起等待晨曦,看著晨曦讓妳波光粼粼,波光粼粼。

愛如流沙,越是想握緊,就有越多的流沙落下,愛亦如花,最美的不是擁有,而是讓它撒滿海角天涯。原來最美的不是擁有,而是放手,蒲公英般的放手。

可是,若我真的是壹顆蒲公英,妳就是那陣陣春風盡舞聘婷。妳也許永遠也不會知道,在妳頭也不回地離開後,那漫天飛舞的,是我破碎的心。

在我的心底,最想說的壹句,就是遇見妳是我壹生最美的願景。在我的心底,最遺憾的事,就是還未來得及,做壹件令妳感動的事情。

若我是壹尾性性的魚,妳就是壹張星羅的網,我已深深墜入了網,我不惆悵,也不將悲傷,我只想在妳的心裏,靜靜地等待死亡。
PR

綰青絲


凈手拭幹後,輕綰那壹卷青絲,任憑其在指間滑過,似是柔和的飛瀑在溫和的流淌,斷流後,指尖殘留的淡雅的茉莉香氣,在酷暑仲夏,竟也使得心頭平靜、纏綿。

壹直認為,十七八歲的年紀,需要的並不僅是埋頭苦讀,棲身於題海之中,更重要的是能夠有壹場唯美的愛戀。無可否認的是,沒有壹場愛戀的高中、註定是殘缺的。縱然那麽多青春電影展現的是戀情的傷痛,但仍舊看得出,那銘心的痛,確是曾經無可替代的美好。

我忘記了自己是什麽時候開始註意她,可能是壹日的午後、沒錯是午後。濕熱的天氣覆蓋著整個大陸,每壹天似乎都在窒息中度過。始終沒有下雨跡象的天氣,那壹日卻刮起了微風,是那種沒有絲毫感覺的輕柔。而她,則從我的身邊走過,三千青絲輕掃過我的前襟,那是壹種淡淡的幽香,夾雜著水的氣味,頃刻間,將我纏繞。濕熱?煩惱?早已壹掃而空。

第壹次,我開始靜靜地、仔細的觀察她。可能對於她而言,唯壹與別人不同的,便是那壹卷長發吧。小麥色的皮膚、中等的身高,有時我甚至懷疑,如果是別人,或許那長發也就不會顯得那麽長了。而她對於她那唯壹的“優點”,似乎並不上心:隨意的馬尾、隨意的頭飾加上隨意的齊劉海……她喜歡背對著我,默默地盯著壹本書,半天不會翻動壹頁,正如我默默地註視著她。有時,她又會十分開朗,大吵大鬧,當然,壹切在我眼裏,都是好的…

那些青絲看起來那麽軟,那麽柔,厚實的讓我懷疑是否需要用兩只手才能完全握住。終於,我試著去觸碰,在洗凈手之後。我盡可能的輕壹些,手指穿過時,癢癢的,恨不得壹把抓在手裏,當我想要進壹步感受時,她發現了。怒目而視,口舌相向,似乎也只差拳腳相加了。後來調換了座位,我看著坐在我前面的人,忍不住又伸出手……

慢慢地,習慣了。

我習慣了冥想時,將手指穿入她的頭發;她也似乎習慣了我的手指的存在。默默中,我們彼此心照不宣的進行著這壹極具默契,對我而言又近乎神聖的活動。

不清楚我們究竟是壹種什麽樣的關系,朋友?情侶?當時班上的情侶或許並不少,而我們的那壹種微妙而難言,卻成了心頭蚊子叮咬過的傷,癢,又不敢去碰。

相聚,相離,壹句珍重,換來兩處愁思。曾想過這三年殘缺過完,有朝壹日,奔向學府或是大隱於市。隨遇而安的我,努力慢慢地行走在我的人生軌跡上,似乎不會有岔路,不會有交集……

有時我會註視她的眼神,陪著她壹起發呆,註視著她那壹卷青絲,輕輕將其綰起……

夕陽的余暉親吻著大地,透過了窗欞,染紅了她鬢邊的碎發,很美,像夕陽壹樣……

你是我生命中的陽光雨露


當你含淚、轉身,消失在那條熟悉的小路的盡頭。我驀然感到陣陣痛楚。始明白,你才是我今生永永遠遠的愛人,朝朝暮暮、魂牽夢縈的守候與愛戀。那過往,曇花一現、驚豔美麗的初戀,只是我漫漫人生路上的一道彩虹,乍然而來、倏然而去。而你卻是我生命中的陽光雨露,溫暖我身,滋潤我心。悠悠歲月裏,我們相濡以沫、相依為命。共釀香甜可口、美味悠長的愛的美酒;共築愛意綿綿、甜蜜溫馨的愛的港灣。憶往昔康泰自由行


你冰清玉潔、含香盈秀,宛若丁香一樣芬芳美麗。惹我心嚮往而迷戀。你對我身心相許,肆意愛戀,一任眾叛親離,楚歌四面。我們的愛情曾像早春料峭寒風裏的一樹小花,堅辛、堅強地生存、綻放康泰領隊

不久,終迎來了溫暖溫馨的仲春。時光漸遠,流年向晚。你依然是我心底最溫暖甜美的旖旎。你是一首詩,朦朧了我的眼簾;你是一幅畫,陶醉了我心田。愛妻,請轉回身。讓我們在愛的港灣裏,攜手同行,相依相伴到終老康泰導遊

那些年,我們一起祭奠的童年


還記得,那一天,媽媽給我疊的紙飛機,一圈一圈地盤旋成一縷美麗的風,掠過童年的天空,劃破雨季的小花傘。 還記得,那一天,聽著大地的心跳,讓泥土的芬芳氣息在夢中上演,如梵阿玲合奏的名曲徘徊,讀不懂忪惺的外傭睡眼。 還記得,那一天,穿著俏皮的小花鞋,漫過開滿雛菊的山丘,播下一粒種子,在心靈的土地上長出一株新綠,開出潔白,離天空近了,又近了……

無知的時代,我們喜歡闖禍的感覺,有個理由是我們好奇的求知。懵懂的我們全身布滿荊棘,不去想母親以何種痛苦帶我們於未知的世界,單是磨平這荊棘所費的心血也使我們深表歉意。記得有一次,我和同伴都闖了禍,我去並未受罰。看著同伴挨打,自覺理虧就跑去問母親為什麼我沒有受罰。“你們啊,就是一群帶角的星星,靠紮傷別人來磨圓自己。貪玩是你們的天性,媽媽小時候也和你們一樣,用同種方式去求知。懲罰是讓你知道了不該做,還是懂得了對與錯?”母親的話我一直記得,盡管小時候不曾理解,也不懂得母親的用意,唯一明白點的是我很自豪、很幸運,敢作敢當,不用撒謊去掩蓋事實。至今也保留一份遺憾。

後來,我已漸漸明白了母親的用意,懲罰只能阻止一個人的行為卻無法修正一個人的心,愛與感動才能孕育出一顆健康的心。我很感謝我的母親教會我的一切,讓我可以好好去感受、去愛。母親,這是你的禮物?這就是你的禮物吧。

童年的我們,世界很小,社會不大,一個家就足夠。在愛的繈褓中,委屈了會有安慰,受傷了會有懷抱,累了會有背梁,天塌了總會有人去撐,地陷了總會有人去填。過著自己的小日子,沒心情理會別人,總是那麼的忙碌,雖然什麼都沒幹。我們好奇於天為什麼是藍色,雲為什麼那麼白?鳥兒為什麼可以飛,魚為什麼怎麼都不會溺死?因為無知,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可以睜著眼睛高談夢想,閉著眼睛淺思幸福。我們完全忽略了“距離”這個詞,把幻想與現實揉合為一體,懷揣著夢想,變信心滿滿,卻因為一兩道不會的數學題而怒火中燒。把筆一甩,兩分鐘後又比誰都笑得燦爛。許下了一千零一個夢想,就有一千零一個目標要實現,偏執於自己的奇幻,拋開世俗界限,有了一雙翅膀就一定要飛出地球。

孩提時代,我們很純,既不誇張,也毫不掩飾。笑就是笑,哭就是哭,生氣就是生氣,委屈就是委屈,敢怒敢言,敢做不敢當。都知道人非銅皮鐵骨,挨了打肯定會痛,能糊弄自然糊弄過去為好,不能糊弄過去的就只能接受,不會刻意什麼。會有不服氣,會有小倔強,但不會堅持的像信仰,只是耍耍脾氣,發發牢騷,表達了自己的印傭不滿,挨了打也會習慣性忘記。我一直覺得小孩和老人一樣睿智,老人的睿智在於看透,小孩的睿智就在於無知。他們沒有煩惱,什麼都記不住,簡簡單單,快快樂樂,表現的完全是真我,透露的是本質的幸福。自愚自樂是他們不會隱瞞的生活態度,一般人,你卻很難做到。

小時候,懷裏揣著玻璃球就會有朋友,長大了,手裏拿著珍珠也未必有朋友。童年,總會被那麼些人填滿,陪你笑,陪你鬧,陪你闖禍,陪你大叫,陪你長大了,然後諑漸消失,等你再去尋找,卻再也找不到。時間已替我們篩選,那些只屬於了記憶,即使用曾經某種熟稔的方式也不能挽留住什麼,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人都是這樣,等再見後就再也沒見,分開後才知道世界好大,有些人,一別就是一世。一個朋友說:“有一條路,走過了總會想起有一種感覺,有一種感覺總是讓人難以舍棄又難以企及,”縈繞心頭,餘音不絕,不痛,卻怎麼都咽不下去,擱在心頭的就叫滋味。“我想,我也有,只要懷舊的人都該有。我很懷念我的童年,所以我倍加珍惜今天。沒有老人的看透,沒有小孩的無知,處在中間,我不想有那麼一種滋味憋在心頭,也不敢去想。不是因為我膽小而是根本沒什麼值得。活著也許很苦,我會允許自己說”我好累“,決不讓自己說”我不行“.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一定是在別人的眼淚中,我的微笑裏。靜靜地,待一生走完。

歎一歎,挺懷念的,人有時候總會想起童年。我想現實與過去的結晶無非就記憶這一個孩子,他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怎麼弄都串不成原來的摸樣。慶幸的是今天不是,還很真實。而今天之所以如此真實,是因為即將過去,過去之所以成為過去,是因為它像蕭瑟的古戰場一樣展現的是昔日的瘋狂,很悲涼。盡管有些東西極力的雪纖瘦美容想要訴說,和著歲月的風也要發出一聲聲悲鳴,但也老去。時間裏,沒有永恒。

說起時間,爛到骨子裏也讓人銘刻,它究竟是什麼,答案千百種。然而我認為時間的答案無非就兩種,一種是解藥,一種是毒藥。想要得到答案的人極力渴望,不想得到答案的全力推脫,不管是解脫的還是被毒死的都不可避免,歲月來了,就這麼來了……留下一串串,一串串的回憶,你看

那些年,我們頂著焦陽和大地的脈搏一起跳舞

那些年,我們藏在葡萄架下喂蚊子,吃飽喝足了就跑開

那些年,我們啃著泥巴吃出了青草的味兒

那些年,我們在黑夜裏和螢火蟲賽跑,摔得連鬼影子都找不到

那些年,我們懂得喜歡卻羞澀於告白

那些年,我們沒有”執子之手,與子攜老“的唯美浪漫

有的是”總會找到一個人來證明我的好“的樸實真摯

那些年,我們都很青澀、無知卻笑得最燦爛

那些年,我們留下的就只剩下祭奠

有沒有那麼一天?我們身處同一個寂寥的夜晚,抬頭看天,一起去祭奠我們已經逝去的童年。

韶華易斯

彈指紅顏

青山不改

人難再

偶爾看天,那兩只眼睛,兩萬顆星星下……

選擇愛情


有一天,我將自己的不幸遭遇和曾經的前男友聯想到一起。並滿眼含淚地一次次地對自己說,如果沒有認識他,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局面。而句型相似,意思完全相反的話我在和他熱戀的時候也曾說過:真感謝上天讓我遇到你!

瞧瞧看,人生多諷刺啊。它會用時間證明你曾經滿含真誠的誓言,在歲月的拍打下漸漸扭曲,縮成一團,最後幻滅成你自己都不願意相信的模樣。這就是愛情,如此不堪一擊。所以我特別羨慕那些不為情所動的人們,永遠不會成為感情傀儡,永遠高傲地活,不用為了愛人的wood drawers storage存在而謹小慎微。盡管孤單寂寞,總比受傷要好。

但是誰又能真的清心寡欲,耳根清靜到不被凡塵打擾呢?即便上一次感情讓你受盡煎熬,傷痕累累,一旦遇上新的他又不顧一切去愛,去期待。而且在心裏不斷暗示自己,這次的這個真的比上一個戀人要更適合自己。感情總是逃脫不了世俗的程序:相互吸引;之後淪為平淡和各種抱怨及不滿;隨後進入磨合階段;如果兩人的努力、妥協的程度、達到的匹配度是及格的,OK,繼續,否則就會有人離開。留下的那個人暗自神傷。不過大多數人也都能很快恢複原氣,如果他(她)心智健全的話。看來早戀實在不是什麼壞事,它會讓你很早就明白不是每一段感情都必須有結果。

留下和離開都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這種選擇是為自己而做的。能略微替對方著想的人已經算很仁至義盡了。但讓對方拋棄個人利益成全你,這種想法太天真了。

戀愛中的女人不是瘋子就是傻子。這句話恐怕很多姐妹聽起來都不陌生。說到底,女人還是太愛自己了。她更願意把對方看作是鐘愛自己的mobile phone accessories人,所以可以不顧一切去追求和妥協。或者即使對方不中意自己,也情願把對方視為自己最最鐘愛的人,並信誓旦旦地說,只要我喜歡他就好。這些實際上是對自己喜好的一種縱欲。事實上只有那些有資本的女孩才可以這樣做。女人的資本可以有很多種。比如願意付出,毫無怨言;能力卓越,能夠幫助對方;願意追隨對方,不貪圖安逸等等。而女孩如果沒有這些資本,僅僅是個喜歡被關注、內心脆弱、無法忍受操勞和貧窮的小女生,就算你美貌如花都不適合在凡塵裏追求愛情。因為你經受不起打擊。沒有哪個男人會按照你想要的模式對你好。男人的情感一般都是量入為出。他需要的東西滿足了,就會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他認為重要的事情上,自然就不會再去關注你。如果女人領悟不到這一點,就很容易引起矛盾了。

因此,很多小美女一開始就很了解自己,選擇金錢作為婚戀的交易,並把關注點都放在物質追求上。根本不去在乎男人是否在情感上關注她,只要有卡刷就可以了。這類人也算找到了自己合適的位置。就算多年以後面臨被取代,至少還能在物質上得到補償。情感期望值本來就不高,所以也不會太受傷。也算公平吧。人生說到底不就是求個心理平衡嗎?

現實生活中,很多分手的情侶都曾經非常的恩愛。選擇結合是因為彼此欣賞、愛慕。而時間老人總是把人從理想世界裏喚醒。並警告你為了當初的夢特嬌網上專賣店選擇你們必須做出讓步和妥協,這是愛情遊戲的規則。如果你拒絕接受遊戲規則,而是由著自己的性子來,那很有可能就會面臨出局。還好,每一個出局的人都有機會接受重新洗牌,都有機會去認識新的戀人。

カレンダー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