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些年,我們一起祭奠的童年


還記得,那一天,媽媽給我疊的紙飛機,一圈一圈地盤旋成一縷美麗的風,掠過童年的天空,劃破雨季的小花傘。 還記得,那一天,聽著大地的心跳,讓泥土的芬芳氣息在夢中上演,如梵阿玲合奏的名曲徘徊,讀不懂忪惺的外傭睡眼。 還記得,那一天,穿著俏皮的小花鞋,漫過開滿雛菊的山丘,播下一粒種子,在心靈的土地上長出一株新綠,開出潔白,離天空近了,又近了……

無知的時代,我們喜歡闖禍的感覺,有個理由是我們好奇的求知。懵懂的我們全身布滿荊棘,不去想母親以何種痛苦帶我們於未知的世界,單是磨平這荊棘所費的心血也使我們深表歉意。記得有一次,我和同伴都闖了禍,我去並未受罰。看著同伴挨打,自覺理虧就跑去問母親為什麼我沒有受罰。“你們啊,就是一群帶角的星星,靠紮傷別人來磨圓自己。貪玩是你們的天性,媽媽小時候也和你們一樣,用同種方式去求知。懲罰是讓你知道了不該做,還是懂得了對與錯?”母親的話我一直記得,盡管小時候不曾理解,也不懂得母親的用意,唯一明白點的是我很自豪、很幸運,敢作敢當,不用撒謊去掩蓋事實。至今也保留一份遺憾。

後來,我已漸漸明白了母親的用意,懲罰只能阻止一個人的行為卻無法修正一個人的心,愛與感動才能孕育出一顆健康的心。我很感謝我的母親教會我的一切,讓我可以好好去感受、去愛。母親,這是你的禮物?這就是你的禮物吧。

童年的我們,世界很小,社會不大,一個家就足夠。在愛的繈褓中,委屈了會有安慰,受傷了會有懷抱,累了會有背梁,天塌了總會有人去撐,地陷了總會有人去填。過著自己的小日子,沒心情理會別人,總是那麼的忙碌,雖然什麼都沒幹。我們好奇於天為什麼是藍色,雲為什麼那麼白?鳥兒為什麼可以飛,魚為什麼怎麼都不會溺死?因為無知,所以我們勇敢。我們可以睜著眼睛高談夢想,閉著眼睛淺思幸福。我們完全忽略了“距離”這個詞,把幻想與現實揉合為一體,懷揣著夢想,變信心滿滿,卻因為一兩道不會的數學題而怒火中燒。把筆一甩,兩分鐘後又比誰都笑得燦爛。許下了一千零一個夢想,就有一千零一個目標要實現,偏執於自己的奇幻,拋開世俗界限,有了一雙翅膀就一定要飛出地球。

孩提時代,我們很純,既不誇張,也毫不掩飾。笑就是笑,哭就是哭,生氣就是生氣,委屈就是委屈,敢怒敢言,敢做不敢當。都知道人非銅皮鐵骨,挨了打肯定會痛,能糊弄自然糊弄過去為好,不能糊弄過去的就只能接受,不會刻意什麼。會有不服氣,會有小倔強,但不會堅持的像信仰,只是耍耍脾氣,發發牢騷,表達了自己的印傭不滿,挨了打也會習慣性忘記。我一直覺得小孩和老人一樣睿智,老人的睿智在於看透,小孩的睿智就在於無知。他們沒有煩惱,什麼都記不住,簡簡單單,快快樂樂,表現的完全是真我,透露的是本質的幸福。自愚自樂是他們不會隱瞞的生活態度,一般人,你卻很難做到。

小時候,懷裏揣著玻璃球就會有朋友,長大了,手裏拿著珍珠也未必有朋友。童年,總會被那麼些人填滿,陪你笑,陪你鬧,陪你闖禍,陪你大叫,陪你長大了,然後諑漸消失,等你再去尋找,卻再也找不到。時間已替我們篩選,那些只屬於了記憶,即使用曾經某種熟稔的方式也不能挽留住什麼,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人都是這樣,等再見後就再也沒見,分開後才知道世界好大,有些人,一別就是一世。一個朋友說:“有一條路,走過了總會想起有一種感覺,有一種感覺總是讓人難以舍棄又難以企及,”縈繞心頭,餘音不絕,不痛,卻怎麼都咽不下去,擱在心頭的就叫滋味。“我想,我也有,只要懷舊的人都該有。我很懷念我的童年,所以我倍加珍惜今天。沒有老人的看透,沒有小孩的無知,處在中間,我不想有那麼一種滋味憋在心頭,也不敢去想。不是因為我膽小而是根本沒什麼值得。活著也許很苦,我會允許自己說”我好累“,決不讓自己說”我不行“.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一定是在別人的眼淚中,我的微笑裏。靜靜地,待一生走完。

歎一歎,挺懷念的,人有時候總會想起童年。我想現實與過去的結晶無非就記憶這一個孩子,他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怎麼弄都串不成原來的摸樣。慶幸的是今天不是,還很真實。而今天之所以如此真實,是因為即將過去,過去之所以成為過去,是因為它像蕭瑟的古戰場一樣展現的是昔日的瘋狂,很悲涼。盡管有些東西極力的雪纖瘦美容想要訴說,和著歲月的風也要發出一聲聲悲鳴,但也老去。時間裏,沒有永恒。

說起時間,爛到骨子裏也讓人銘刻,它究竟是什麼,答案千百種。然而我認為時間的答案無非就兩種,一種是解藥,一種是毒藥。想要得到答案的人極力渴望,不想得到答案的全力推脫,不管是解脫的還是被毒死的都不可避免,歲月來了,就這麼來了……留下一串串,一串串的回憶,你看

那些年,我們頂著焦陽和大地的脈搏一起跳舞

那些年,我們藏在葡萄架下喂蚊子,吃飽喝足了就跑開

那些年,我們啃著泥巴吃出了青草的味兒

那些年,我們在黑夜裏和螢火蟲賽跑,摔得連鬼影子都找不到

那些年,我們懂得喜歡卻羞澀於告白

那些年,我們沒有”執子之手,與子攜老“的唯美浪漫

有的是”總會找到一個人來證明我的好“的樸實真摯

那些年,我們都很青澀、無知卻笑得最燦爛

那些年,我們留下的就只剩下祭奠

有沒有那麼一天?我們身處同一個寂寥的夜晚,抬頭看天,一起去祭奠我們已經逝去的童年。

韶華易斯

彈指紅顏

青山不改

人難再

偶爾看天,那兩只眼睛,兩萬顆星星下……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CM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